新小说夜读 > 言情小说 > 妩媚天成 > 正文卷 第33章 婚事

正文卷 第33章 婚事(1/3)

推荐阅读: 他的小草莓 苏晚许亦云小说免费 好孕甜妻:狼性大叔凶猛爱 娇妻还小,大叔宠坏了 谢谢你的温柔 穆先生的独家爱恋 女配娇媚撩人 金凤华庭 沅宝的幸福六零年代 公主她娇软撩人 穿成大佬的退婚妻 温暖的时光温时九 至此终年,悲欢由我 先婚后爱:隐藏大佬别装了 斯先生你心跳了

    贴在她手背上原本泛着凉意的手心, 在他那话说出之后,开始热起来。手下的心跳也比之前快了些许。



    他字字缱绻而不失慎重,话语落下, 他握住她的掌心往自己的心口上又贴近几分。



    玲珑还是第一次听他如此剖白心迹, 也不需长篇大论, 只是短短一句心悦你, 就足够牵动心肠。



    她顿时不说话了,和他站在一块。



    元泓于她而言, 都是寡言少语的,他不爱言语。可能是在山上自己一个人独处久了,习惯了寂寞,哪怕和她相处的时候, 言简意赅,也没有多少要和她多说话的意思。



    他寡言少语,但并不是不善言语。



    哪怕只有短短几个字, 也足够触人心弦。



    玲珑嘴张了张,没能说出话来。

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 望着他, 过了许久, 才勉强开口, “其实……你这样,最好还是娶一个高门女子。”



    元泓的事, 整个洛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 前段日子他被加封渤海公, 原本十几年前的往事,连根都被人挖了出来,玲珑知道他的过往,也明白他眼下的处境,说好不好。如果娶妻,最好还是娶那种家中手握兵权的鲜卑贵女。

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元泓垂首,毫不意外的挑了挑眉梢。



    他修眉俊眼,随意挑眉,都是动人的很。



    玲珑点头,“想不知道也难吧?”



    他低头笑了几声,“你呀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应当不是,只想和我又一段往事,然后不管之后了吧?”不知为何,明明春风细雨似得话语,落到耳里竟然有了那么几分意味不明的威胁。



    玲珑立刻摇头,“当然不是。”



    他得了她这话,又展开笑颜。



    “那就不成了。”



    说着,元泓伸手过来,将她整个抱在怀里。他的衣裳上有她喜欢的浅淡熏香味道,玲珑顺着他的力道,靠在他的胸膛上。



    他的个子对她来说,委实有些太高了点,她整个都被他抱在怀里。玲珑扬起头,头顶的发丝就扫在他的下巴上。



    “在你之前,我从未想过娶妻成家。遇见你之后,我也未曾想要娶别的女子为妻。”他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发间。



    “我人生几年,甚么都有,一切都看似唾手可得。但这十几年,我却也是甚么都没有。天地悠悠,唯我独然一人。”



    元泓话语平静,几乎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,与他无关。可是玲珑感觉他身体的轻颤。



    那些过往,所有人都知道。也知道所有人都拿着当做饭后闲谈的话料,或嘲笑或同情可怜。



    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,由他亲口道出,到底是不一样。



    若不是真的愿意,谁又愿意向人推心置腹,剖白心迹。



    玲珑明白这个道理,她抓住他腰间的衣物,抬头望着他,他低头下来,“夭夭知道吗,我长得这么大,有父亲和没有父亲,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。阿娘离我而去,外祖父抚养我长大,可我那时到底不是不知事的孩童了,外祖父对我再好,我也知道自己不是这家的人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自幼到大,看似甚么都有了。可是我却也是两手空空甚么都没有。”



    既然没有,那么就不去奢望。



    “我未曾想过回来,也未曾想要过甚么。”双手拥着他,元泓叹了口气,“是你改变了这一切。”



    她出现之后,他才觉得自己原来也有想要的。



    原本早已经习惯了的孤寂,在她出现之后,渐渐的变得无法忍受。那种清冷孤寂,于他难言,不是习以为常,而是变得度日如年。



    玲珑缩在他的怀里,他诉说的时候,她一言不发一动也不动。他停了话语,心下罕见的有了些许惶恐。

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心给她看,她的半点举动,都能让他从天上落地,并且永不超生。



    元泓平生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紧张的厉害,他甚至不能和之前一样,说出一句流利的话语都不能。



    他低头下来,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此刻的小心和彷徨。



    元泓觉得,自己的生死,几乎只是在她的一念之间。



    “夭夭?”他过了好久,都没有听到怀里的人出身,他终于尝试着出声。



    怀里原本安静的人终于有了动静,她的发丝从下巴扫过,痒痒的直入心底。



    怀里人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眸看着他,她双眼澄净如琉璃,乌黑却能见底,在上面,他甚至能清晰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

    凝视里,他的心越来越变得急躁。他想要她给一个结果,可是又怕她给出他不想要的话来。



    她不是平常的女子,除非心甘情愿,否则就算他再说,恐怕她也不会动心。



    玲珑抬起脸来,手缓缓抚摸他的脸颊,“傻子。”



    “夭夭?”他喉结滚动。



    玲珑两手圈住他的脖子,她仰首,“傻子。”说着她的原本圈在他脖子上的手,整个都按在他的后脑勺,手掌才稍稍用力,他那颗俊美无双的头颅,就顺着她的力道低下来。



    玲珑重重的吻在他唇上。



    “阿……唔唔唔——!”苏昙嘴巴被身后的长兄捂住,他四肢扑腾,活似被丢到水里的大鹅。



    苏茂眼睛都不知道往那里看,他不过是和弟弟过来看看,谁知道竟然看到那两个这么快黏到一块去了!



    苏昙以为自家阿姊被人欺负了,就要站出来为姐姐撑腰,结果才喊了一个音,就被长兄给摁了回去。



    苏茂一手捂住弟弟的嘴,架着人就往外走。



    路上也有一二路过的侍女,苏茂一手捂住弟弟的嘴,另一条手冲侍女挥舞。侍女们见状,纷纷退去。



    苏茂把人一路拖走。



    到了一个角落,才把人放开。



    苏昙险些没被自己的亲兄长给闷死,被松开,就趴在那儿喘气,“阿兄,你怎么把我拉开了!”



    苏昙急急切切,就要回去给姐姐撑腰,结果脚才迈出去一步,就又被苏茂给提了回来。



    “你要干甚么!”



    苏昙才十二岁,还没到个子抽条的时候,轻轻松松就被苏茂给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阿兄,渤海公欺负阿姊呢,难道阿兄没有看到么?!”



    苏茂被弟弟这么恶人先告状的做法,给哽的好一会没有话说。



    眼瞧着弟弟还要跳下来,去救人,苏茂终于反应过来,一把揪住了,“你在干甚么,是九娘自愿的!”



    苏昙顿时傻了眼,保持着那个姿势。



    苏昙在这上面一窍不通,只见到自家姐姐被人抱住了。听到兄长那么一说,顿时呆在那儿,好久都没见他动一下。



    苏茂好歹已经要娶妻了,男女风月,自然是要比弟弟要懂得多。



    但对这个根本没有开窍的毛头小子,一番话根本无从说起。对上苏昙那双纯净懵懂到蠢的眼睛,苏茂嘴动了好几下,还是没能说话。



    见着他又要乱动,苏茂一把揪住他,就把要往外跑的人给抓住,“不准乱跑!”



    苏茂把人给摁住,叹了口气,“这种事,若真的是渤海公强求,那肯定要出手,但九娘愿意,你冲出去不是找打吗?”



    苏昙终于消停下来。



    其实他也没听明白兄长到底说的是什么,但兄

第(1/3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本文网址正文卷 第33章 婚事:https://www.23yedu.com/book/765/8773671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23yedu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